原创车艺志12-11 02:37

摘要: 车艺志 | Artozine

车艺志 | Artozine



这是一个半年前挖开,而今日依旧打算填完的坑

前奏写了3000字,不再写个万八千怎么算完




哦,芙蕾雅!

沃尔沃历史上的轿跑们


10月17日,当Polestar 1以北极星独立后的首款车型的身份出现在各家媒体的稿件里,出现在微博各大V的时间线上的时候。我就知道,该填坑了。


我敢打赌,以后的C90就是这模样!


时间回到今年的五月,在我度过了人生第23个生日的那一天,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的我只能将这个似乎没有什么意义的日子贡献给了工作。那是围绕着一台金色VOLVO C70的一天,而本在那一周后,一篇介绍C70顺便介绍VOLVO双门轿跑历史的文章就应该出现在车艺志的各个平台上。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不会告诉是因为懒),携手未凡影摄扛把子冷你妹夫拍完的照片和诸多素材就这样静静的躺在了硬盘里。而介绍双门轿跑的文章就这样一推再推,如同车艺志诸位编辑靠厂商吃饱饭的梦想一样。


C70:拖稿生生把我从主角拖成了路人甲?!

闲话不多说,让我们说回车,作为一个VOLVO的粉丝,喜欢的一向是这个品牌中所带有的那份冷淡。生于北欧的瑞典品牌自诞生起,就带有着高傲而冷酷的性格。正如宜家里的那些北欧家具,设计的意义在于对于实用性的压榨,若水的线条及其所蕴含着的感情并不是这群维京人考虑的因素。但正如北欧神话的糙汉子中间也有着代表着爱与美的优雅女神芙蕾雅,在VOLVO的方盒子进化史上,也有着一批优雅的轿跑车点缀其中,今天说的,就是他们的故事。


前奏 | 玻璃钢敞篷车和里程王


说起Volvo那些带有运动的轿跑车型,不得不从一台敞篷车说起。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当时的沃尔沃汽车还没有变成方盒子,但是同样无聊,主力车型PV444看起来仿佛诞生于二战前。圆润而沉重的车身让这个品牌同运动与活力丝毫联系不到一起。这一切随着公司创始人Assar Gabrielsson的一次出访而改变。


当时的沃尔沃主力PV444,这个像30后的家伙生于44年,卒于66年!


而此时的大洋彼岸,汽车设计已经领先瑞典人一个时代


死板如德国人也基本跟上了时代步伐


在美国出访的Assar先生对所见的一台克尔维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啥这种充满运动感的小东西VOLVO不来一个呢?Assar先生的执行力是惊人的,在美国委托玻璃钢车身制作公司Glasspar设计并打造了最原始的玻璃钢车壳。是的,车壳是玻璃钢的,这也让VOLVO跻身了玻璃钢造车的先驱者行列。而在瑞典,工程师们打造了一个基于管状车架的前置后驱底盘,并从PV444上拿来了那台1.4升直列四缸B14引擎。当车身和底盘合在一起,VOLVO历史上第一台跑车——VOLVO Sport诞生了!


Assar Gabrielsson,沃尔沃的缔造者,也是沃尔沃运动车型开发的推动者


给予Assar先生灵感的初代克尔维特


沃尔沃P1900,玻璃钢版北欧克尔维特


又名P1900的Sport作为Volvo在运动车领域的处女作,很明显瑞典人对于运动的理解明显还不透彻,玻璃钢车身的造型并没有呈现出如克尔维特一样的灵动感,反而有些蠢萌。而移植自PV444的70匹发动机搭配上3速手动变速箱(是的,我没写错,三速手动)似乎也并不会提供太富有情趣的驾驶感受。而蠢萌的玻璃钢车身也并没有满足瑞典人对于质量的苛刻要求。最终,在草草生产了68台量产车后,沃尔沃的这一次尝试宣告终止。虽然并未成功,但至少P1900刷新了人们对沃尔沃形象的认知,也启迪了沃尔沃历史上的一大经典的诞生。


P1900后的主力产品Amazon,设计已然跟上了时代步伐


当P1900的悲剧刚刚结束,沃尔沃就已经将新跑车的计划提上了日程。毕竟,已经从二战的废墟中逐渐的欧洲,以及一片莺歌燕舞,处于汽车黄金时代的美国市场,对于运动车的需求可不是个小数目,不甘居于斯堪的纳维亚的沃尔沃需要打开这一市场的敲门砖。


黄金时代应该开这些,谁看得上你那平庸乏味的四门欧洲小seden


Helmer Petterson,沃尔沃功勋工程师承担下了开发新车的重任。而的儿子Pelle承担了新车的设计工作(当时Pelle在意大利Frua工作室工作,所以沃尔沃一直坚持宣称新车是出自意大利设计团队之手,直到2009才承认Pelle对此车的卓越贡献,崇洋媚外这事看来哪都有)。上阵父子兵,他们所交出的答卷就是P1800,历史上最优美的沃尔沃。


用于开发的模型


站在第一台原型车之前的Pelle,P1800的设计者


第二台原型车P958X2


这是台差一点胎死腹中的沃尔沃,当最初的三台原型车生产出来后,Helmer便开始了寻求产能的曲折路程。并不能满足产能需要的沃尔沃最开始找到的合作伙伴是Karmann,这家德国代工厂对于代工充满了热情。可是,当时Karmann最大的客户大众集团从中作梗,最终让Karmann不得不终止了合作。此时,也有数家德国公司渴望得到这个代工机会,包含最终第一个将转子发动机放进量产车的NSU在内,这些公司都未能满足沃尔沃对于质量的苛刻要求。无处投胎的P1800似乎就要就此被雪藏。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这台优美的车型的照片被曝光,舆论的赞美让沃尔沃高层改变了主意。在1960年一月的布鲁塞尔车展上,沃尔沃第一次大大方方的将这台车展现给了大众,并在不列颠岛为它找到了肉身寄托之所。英国跑车公司Jenson拿到了一万辆P1800的代工订单并在9月让第一台量产版P1800驶下了生产线。


最初的英国代工版P1800


毫无疑问,作为一款差点胎死腹中的车型,P1800取得了成功。这台搭载了1.8升118马力M18直列四缸引擎的前置后驱跑车的销量喜人,远高于预期。但是临时救济的英国人对于质量的控制也让沃尔沃揪心。1963年,在生产了6000台P1800后,Jenson的代工订单被提前终止。P1800的生产被转移回了瑞典老家。接着换地方生产的机会,P1800也迎来了改款,发动机被加强了8马力,型号变成了P1800 S,不过这里的S仅仅是代表瑞典的意思(别问我为什么不是P1800 R)。在此后,全新的M20引擎被塞进了车里,2升的排量让P1800S在马力上又有了小幅提升。


回到瑞典生产的P1800 S


1970年,P1800迎来了最后一次改款,M20的燃油喷射型号被M20E成为了新版本的动力选择。动力跃升到130马力的同时,这台发动机还拥有更好的燃油经济型。同时,作为改款升级的一部分,全新的P1800 E也首次将四轮碟刹作为了标配。不过这都不是重点,1972年,基于P1800 E的系列最后一款车型P1800 ES来到了消费者的选择列表里。这是一台双门的Wagon车型,充满了British的感觉。如果是,沃尔沃历史上还有比P1800还没的车型,那么毫无疑问答案就是P1800 ES。后世C30那优美的尾门也同样发源于ES。


P1800E


优雅,British的P1800ES


全玻璃尾门一直作为沃尔沃掀背车型的特色传承到了C30


在1973年的6月27日,最后一台P1800 ES,同时也是最后一台P1800试下了生产线,总共47,462台的对比前辈,无疑是巨大成功,但是对于整个汽车业界还尚谈不上伟大。但是,在停产的那一天,沃尔沃可能不会想到,在25年后,一台P1800依旧会不断成为媒体的焦点。1987年,一个名叫Gordon的美国人,开着他那台1966年购入的红色P1800S驶入了百万英里俱乐部,而当他11年后将自己的名字写进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时候,里程表上的数字已经是169万英里。可是他丝毫没有让爱车退休的想法,2002年,这个记录刷新到了两百万。2013年依旧奔驰在路上的P1800S历程记录到了惊人的3百万!我的天啊!三百万英里的二手车得贬值成什么样啊!


Gordon和他的红色P1800S


未完待续

下一期:方盒子时代也得有coupe!



车艺志 | Arto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