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路商店12-12 13:42

摘要: 不把裤子脱到底就不能尿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容易产生性别优越感的动作大抵是在厕所小便。


他们撒尿时总是站成一排,但从未站在过一队。


人类习惯把习惯不同的旁人看作异类,但对于异类,那也是习惯


无论脱掉裤子还是拉开拉链,面对操作流程不同的异类,男人们习惯性地把差异归结于地域,拉链派与脱裤党应运而生。


北方爷们对脱裤子小便的行为引以为傲,但在南方汉子眼里,这是糙男人的粗鄙行径。


如果说“擦屁股纸该冲掉还是该扔垃圾桶”是屎界的甜咸豆腐脑对决,那么“尿尿该拉拉链还是脱裤子”就是尿国的白糖粽与咸肉粽。


将如厕之事跟食物类比不免有些腥臊,但并不无道理。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不同阵营的人员在小便时就用余光给予了敌方队员狠狠的鄙视。

脱裤子的人作风干练,解拉链的人性情温存


头一次闯进北方厕所的南方汉子就对眼前的阵势产生了困惑,白花花的屁股让人怀疑自己进的是厕所还是澡堂。


他不禁在撒尿前就打了个哆嗦。


“拉拉链掏出来的,基本是在不穿棉裤的地方长大的。”


虽然自己已经承认了秋裤的存在,但究竟如何在穿着秋裤的情况下优雅地拉开拉链小便,他百思不得其解。


“秋裤也有洞,如果不脱裤子,手要依次穿过毛裤,秋裤,内裤上的开口,再加上最外层的牛仔裤,只有穿越重重艰难险阻直至四星连珠之际才能顺利唤出神龙”,况且这条神龙不能在冬季见风雨,一丝凉意就让它缩成池中之物。


你通常钻到第三层的时候,尿就要呼之欲出。

到底谁是异类取决于某一次小便时其中一派在厕所的人数是否占优


作为一种小便时的额外障碍,秋裤的加入使拉链派不得不把水管子掰弯才能勉强排水,但弯曲导致的积水在完事后还是会不受控制地再次排出。


自幼养成的文明撒尿法最终把裤子搞得满裆污秽——他们还是没习惯脱裤子小便。


来自福建的哥们第一次在公司如厕时,旁边脱裤子党的动作幅度之大令他十分别扭。


呼扇的裤子伴随着解皮带的叮当声,像是无言的宣战让人惴惴不安。厕所的冷风穿过脱裤份子的大腿直奔他的拉链开口。


除了后脊,男同事的下体也感到了寒意。


这不仅仅是南北方的差异化结果,使问题变得复杂的原因比牛仔裤的拉链更繁琐。


“女裤拉锁是为了穿脱,男裤拉锁当然是为了掏货。”


男士不需要像女士们那样整理衣物、下蹲起立,即便在有马桶的隔间,男人也往往选择站立式小便,这是父亲从小教育他们拥有男子汉气概的动作。

 

站稳、前倾、下拉,三个幅度轻微的动作即可让工作日积累了一上午的压力喷涌如注。


至于身后的哥们为何脱的一丝不挂,他的男子汉气概可能积攒的比较多。


事实上,拉链是19世纪的发明,比牛仔裤足足晚了300多年,但人类男性何时适应了拉拉链小便,以及小便到底是该脱裤子还是拉拉链,没人知道答案。


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你是拉链派男士,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会在每一次小便时面临致命的危险。

“小心,这个拉链可能会伤害你的水管子,请小心!”


每一个拉链派都在收尾时选择提一下臀,这不仅可以避免水管被夹,更重要的是为小便增加了仪式感。


如果你的拉链不幸滑槽,上面拉起来下面散了,慢慢将它们并排整齐,把凸起的部分按下去,你会听见密集而平滑的咬合声——“嗞”。


如果顺畅,最后的声音还会变调,是升调:轻抖慢提抹复挑,初为排水后扭腰。

 

在沆瀣一气的时候你完全可以纵情诗赋,但为了安全撤退,千万别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诗性大发,一个不小心的抽搐,等待你的就是撕心裂肺。


除了小便时的你自己,没人能替你完成合拉链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为了享受短暂的轻松一刻,你得独自承担在那之前的所有风险。


《英国泌尿科期刊》曾发表报告,2002至2010年有逾17600人因拉链夹伤下体而求医,有的甚至因为拉链中常年积藏的细菌感染了伤口而长处脓疮。


也就是说每年有2000名英国男人成为拉链的裆下败将。


“在还是小学的时候被夹住过一次,由于我还是个鲜嫩可爱的小男孩,完全不知羞耻为何物于是果断向自己的母亲求救,然后我妈妈很淡定地去厨房取了一点做菜用的金龙鱼油,倒了一两滴在拉链上,然后我的“哔”就顺利地滑出来了。”

从此你对拉链产生阴影,被人误解成钟情排扣的哥特傻逼


男士裤子的拉链是一项让人又爱又恨的发明,为了方便你的方便,你得时刻担心受怕。

 

“如果牛仔裤有松紧带,谁还会买运动裤。”


一名虔诚的脱裤派就算穿的是牛仔裤,也要把拉锁和皮带完全解开后再进行生理过程,图的就是事后不必担心被夹的安逸。


“拉链最初的设计是为了方便穿,不是让你从那撒尿的”,脱裤党的哥们如是说。

 

一旦你决定加入脱裤派,除了能收获没有后顾之忧的安逸,你还得面临一些其他的考验,比如权衡温度与时间。


几名国外的物理学家为了研究动物的排尿过程前往亚特兰大公园进行了大量动物实验,结果发现所有哺乳动物的排尿时间基本固定在21s。

科学家们称此为“小便定律”,这个时间是由哺乳动物的泌尿系统进化而相对固定下来的——排尿的时间在这个时长时,尿尿的速度最快,效率最高

 

虽然哺乳动物的体型大小与质量千差万别,但排尿的时间差距很小——科学家们由此得到了小便定律:动物排空充满尿液的膀胱的时间与动物质量的六次方成比例关系。


这意味着即使动物质量再大,对尿尿时间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小便时的你,当然也属于哺乳动物,脱裤子的举动本就是为了尽情享受难得的休憩时光,而21s在时间上告诉了你到底该用多久享受这一过程。

 

别小看了这21秒,在寒冷的季节,没有哪个公用卫生间会提供暖气。


脱裤子小便是你确定了自身抗寒能力后的潇洒标志,这是从小穿棉裤长大的北方人士的种族天赋。

 

所幸的是,人类从远古时期就自发产生了应急抗寒的身体反应——“打冷颤”。

 

在千百万年的人类进化过程中,人类依靠这种方式在周围环境温度下降时有效保持了体温。


 “再先进的机床也不能保证每个水龙头的口径大小一模一样,这叫人工误差。”


但也正因如此,头一次在寒冷季节小便的人士会有诸多不适,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尿一身”。 

严格说来“打冷颤”与“打冷战”并不是一回事。打冷战是身体因寒冷或害怕而抽动,当周围环境温度下降时,人的体温会相应下降,人体的一些生理活动就不能再正常进行。

 

当然,完事时最后一下的抽搐并不属于此列。


别把尿裤子归因于完事后的最后一下抖动,无论是拉链派还是脱裤党,“抖”是每一个男士自幼习来的家族技能,你没抖好,纯属功力不够。

 

真正熟练的“抖”工可以在转身前的片刻完成抖、提、收、拉的一连串动作,并保证拉链附近没有一滴撒漏。


学给水排水的哥们曾这样跟我解释,“抖的原理,是利用非兴奋状态蘑菇自带的高弹性模量,对其施加一连串高频外力,令其产生高频的振幅扭动。这样就可以利用惯性将残留液体甩出一个向前的大约45度扇面的喷射区,效果拔群!”

到底做一名拉链派还是加入脱裤党,你得估算好代价之后再做决定


父亲从小就教育你完事要把手和工具弄干净,只是如何更有效的使用工具,以及到底什么姿势最舒适,他从未总结出定律。


对准位置文明撒尿应该是每一个都市男青年的当代自觉。睡眼惺忪的你,一大早就赶在合租女室友之前冲进卫生间。


直到今天你都以为那个每天在马桶圈上溅满液体黄金是别人。

 

天儿凉了,在纠结秋裤穿还是不穿、什么时候穿等等一系列问题之前,学先会因地制宜地选择适合自己的方便姿势吧。


正如Jarod Kintz在《这本书的名字是看不见的》中所说——“有时候,让我们聚在一起的东西也能让我们分别,就像拉链。”


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树叶飘落的,还有父亲的发丝,除了小时候你的父亲,这辈子再也没谁会管你怎么尿尿了。


“寡人12岁以前不需要解裤带,一切都是成长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