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道略残障12-11 01:34

摘要: 对待弱者的态度,就是衡量社会文明的标志。

对待弱者的态度,就是衡量社会文明的标志。

来源 | 残疾者联盟

其实这个问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与其类似的问题:为什么感觉在美国街头见到的残疾人比国内多?还有歪国仁来中国后的疑问:为什么中国街头看不到残疾人?这其实都是一个问题:残疾人出门vs残疾人不出门的问题。


先看残疾人为什么不出门,大致有四点原因。


一.重度残疾,不能出门

重度残疾是指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残障人士,比如四肢瘫、重度脑瘫、颈椎完全性截瘫、以及重症肌无力后期等等,这些残障人士只能靠家人照顾生存,除非去医院时外出,绝大多数时间是躺在病床上。


二.社会歧视,不敢出门

残疾人由于身体的缺损变样,形貌异于常人,出门就会遇到好事者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这给残疾人反馈的信息是:TA是一个异类。还有一些人则看不起残疾人,居高临下,残疾人本来在社会上竞争力弱,再加上怕人议论,就索性不出门了。


三.无障碍差,不便出门

无障碍是限制残疾人出行的重要元素之一,假设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出门,饭馆有台阶、电影院有台阶、书店有台阶、商场有台阶、银行有台阶.....对于截瘫的普通轮椅族来说,任何一个5CM以上高度的台阶都是跨不过去的门槛。除非你一直呆在马路上。出门又不是为了卖艺,为了避免四面楚歌,在家窝着呗。


四.无社会需求,不用出门

每个人都有社会需求啊?残疾人当然也有。属于残疾人的社会需求,无非就是工作和生活,可是在中国残疾人找工作非常难,虽然有媒体嘲笑美国残疾人就业率不高,中国作为经济第二的大国,实际就业率真心惨不忍睹。无法出门工作,结合第三条外面路障重重,等于既不能工作,又不能出门下馆子逛商场,自然就变成“无社会需求”,也就不用出门了。


美国街面上看到的残疾人,肯定可以排除第一个类型,因为太重度的残疾人,在哪个国家都不方便自己出门。当然,像力克.胡哲这样牛逼的人例外。


主要原因是少歧视,美国在人权这块有严格的法律保护,残疾人参与社会度高,来自社会的歧视眼光少,大家都是自然人, 出门没有心理压力;其次,无障碍设施完善,主流城市公共无障碍设施都做的不错,从公共汽车、停车位、卫生间门、超市、医院都有为残疾人设定的通道;再加上适当的就业率,城市里的残疾人就多了。


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

离公寓门口最近的停车位


离超市最近的停车位

银行的门口,残疾人士不需要去推门,触一下按钮,门就打开。

特制大门开关,便于轮椅使用者,只要轻轻一推,门就自动打开了。

======================================================

好了,以上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设施,看看我们社会主义的。

超具特色的盲道,像蒙德里安几何抽象主义的画作,审美颇具格调,盲人不但能走路,还能感受到九十度直角的艺术气息。

超具创意的盲道,盲人顺着线走出去就能轻松打电话,非常方便。

还可以让盲道为民众服务,公共空间多重利用,好!

盲人走累了,还能坐在石柱上休息一下,顺便摆个扑色拍个照。

有残疾人停车位,宽度却不调整,残疾人把车倒进去,人就下不来了!!!

交通银行,不找人抬根本上不去。

建设银行,不抬还是上不去。

招商银行,不抬依旧上不去。

以上照片来自网络,但绝不是个例。如果有人觉得这是黑咱们社会主义,建议你租一辆轮椅坐上去,然后假装自己是残障人士 ,出去体验吃饭、购物、看电影、上厕所、存钱,过一圈你日常的生活,便知道咱们的无障碍如何了。


如果你是北上广人民,可能幸运一些。在我们国家,无障碍设施做的最好的是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但是这些无障碍设施也主要集中在一些大型的公共场所,比如医院、科技馆、博物馆、大型超市等地,一旦到了普通的街道,就不行了。


另外,平心而论,中国的医院相比其它单位,是无障碍做的最好的。不论是县级、市级、省级医院,无障碍通道都做的比城市的其它单位好。可能医院的建设者在建设时就考虑到这会是一个为老弱病残者建设的应用场所,就多了一些关怀。而其它的生活场所,建设者没有把残疾人考虑进来,于是也就障碍重重。


有句话挺好:对待弱者的态度,就是衡量社会文明的标志。


这句话可能值得商榷,但在公共无障碍设施方面,我们的文明还需要进步的地方很多很多!!!


也许很多人会说中国目前“生产力”不足,国家穷,不能和发达国家相比,搞不好无障碍是正常等。


纽约1985年就有上千辆无障碍公交车运行,我们现在最发达的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有多少无障碍公交车? 莫非2015年的北上广的经济都不能和1985年的纽约相比吗?


很多城市的盲道被占用、被破坏、被设计成各种艺术风格,这难道是生产力不足导致的?


很多城市轮椅斜坡要么没有,要么陡的厉害,除非力气大的陪护帮忙,否则根本上不去,这是生产力的问题?


很多残疾人出门都要面临路人的注目礼,也是生产力问题吗?


咱们国家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真的需要用穷来掩盖问题吗?


就算是穷的问题,那么一些人为造成的障碍是不是也可以提出来讨论讨论呢?


我想说的是,在公共场合建立无障碍设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花钱,但是不用心自然什么都难,不关注,表面上也会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