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艺术中国12-11 03:39

摘要: 圣经博物馆正在努力缓解学者们的担忧,打造成一个合法的学术机构。

学者们在看《圣经》博物馆是否能从早期的失误中恢复过来。 图片来源:SMITHGROUPJJR


下个月,一座奢华的博物馆即将开馆,它距离美国史密森尼城堡和国会大厦只有一箭之遥。它的门侧面是两块高12米的青铜板,上面刻着来自《创世纪》的希伯来文,讲述了上帝创造宇宙的过程。


这一宏伟的新投资是由亿万富翁Greens家族资助的,该家族拥有霍比罗比工艺品连锁店。自2009年以来,Greens,这个因就《平价医疗法案》要求的计划生育医疗保险计划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诉讼并获得成功而闻名的福音派(新教派)基督徒家族,已经收集了4万件与《圣经》和古代近东地区相关的私人藏品(包括古代和现代的)。这个耗资5亿美元的圣经博物馆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但霍比罗比工艺品总裁Steve Green将担任该组织董事会主席,该家族已经向这家博物馆捐赠了上千件艺术品。


2010年,该博物馆向美国国内收入署提交了首份非营利性文件,其中描述了它的部分使命:“激发人们对《圣经》绝对权威性和可靠性的信心。”此后,这一说法被修改为:“邀请所有人了解《圣经》的历史、叙事和影响。”但学者们依然担心,该博物馆会用手工艺品进一步推动福音派对《圣经》的看法从历史上看是准确和不可变的。“如果考古学被用作是证明圣经文本的历史和准确性的手段,那将会有很大的问题。”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考古学家、美国考古学会理事长Jodi Magness说。


学者的忧虑


许多学者对博物馆的一些艺术品的起源也有疑问。Greens家族在古董市场上购买了古文物,其中充斥着掠夺的文件和赝品。今年7月,霍比罗比工艺品公司同意支付300万美元罚款,并被没收了近3500个在该家族购买后被走私到美国的楔形板和黏土封条,这些问题就成了新闻。文化遗产专家认为,这些工艺品很可能是上世纪90年代从伊拉克掠夺来的成千上万件文物中的一部分。该博物馆指出,只有霍比罗比工艺品公司拥有的文物(而不是自己收藏的任何艺术品)是此次调查的目标。尽管如此,Greens家族的收藏中仍有不计其数的其他文物(包括一些被转移到博物馆的文物)可能存在污点。“很多(未知起源和出处的)文物肯定来自于非法挖掘或劫掠考古遗址。”


近年来,随着博物馆的不断发展,其他的一些问题也在困扰着学者们。在即将出版的《圣经国家:霍比罗比的美利坚合众国》中,耶鲁神学院《希伯来圣经》学者Joel Baden和英国伯明翰大学的《新约》专家Candida Moss指责Greens家族委托经验不足的学者分析古代文献。两人还批评,该博物馆没有公布藏品的完整目录,因此学者们不可能知道它是否拥有值得研究的文物,或者有多少文物可能存在问题。


圣经博物馆正在努力缓解学者们的担忧,打造成一个合法的学术机构。2014年,它聘请了著名的《新约》学者David Trobisch担任藏品主任,他制定了一份与博物馆世界的职业标准相一致的收购政策,并聘请顶级学者建议如何陈设和解释古文物。该博物馆正在开展挖掘业务:它正在资助位于以色列Tel Shimron的一个雄心勃勃的挖掘项目,在过去的5000年里,许多不同的近东文化曾在那里相遇并相互影响。“我很清楚地告诉他们,无论它走向何方,我们都要追随考古学,他们极为赞同这是正确的方法。”该发掘项目负责人、伊利诺伊州惠顿学院考古学家Daniel Master说。


学者们希望,圣经博物馆能从其创始人早期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当你批评某人,他们会倾听你的批评并做出改变,你应该为之鼓掌。”爱荷华大学考古学家Robert Cargill说,“我们称之为同行评议。”然而,Baden担心任何改善都是伪装。他说,请学者对展品进行评估是“不可否认的一个好步骤”。然而,Baden说,“除非他们能纠正过去的错,否则他们只是在将其延续。”


浩大的工程


上个月,《科学》杂志记者参观了圣经博物馆,以了解它的改变是否不那么肤浅。作为顾问和指导,记者带上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研究古代近东宗教和文化的Christopher Rollston一同前往,他同时是楔形文字碑片和其他古文本专家。博物馆内容馆长Seth Pollinger带领此次参观。由于博物馆的一部分仍在施工中,他们戴上了安全帽,穿着荧光黄色的马甲。


他们从一楼开始,那里有一幅几十米长的挂毯,描绘了《圣经》在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中的角色,从美洲原住民与欧洲移民的第一次碰面到民权运动等等。整个房间里展示了《圣经》对从音乐、电影到科学和人权等各个方面的影响。


二楼则借助画外音的叙述和对诺亚方舟以及红海分离等的印象派描述,让参观者沉浸在《圣经》的故事中。乐园的感觉是由设计来体现的:展览的设计者曾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迪士尼未来世界工作。另一个展览则可以让人们一瞥1世纪的拿撒勒(相传为耶稣故乡)。在参观过程中,一位画家正在夕阳下对《加利利海》壁画做最后的修饰。


最后,他们到了历史文献楼层,那里的学术问题和出处问题显得十分突出。当时文物还没有到位,很多玻璃橱窗还被包裹在泡沫和胶带里。Pollinger指着门口附近的一个即将摆放“吉尔伽美什美梦碑碣”的橱窗—— 一个楔形文字碑碣,上面刻着一部分《吉尔伽美什史诗》。时光回溯至公元前2000年或更早,这个碑碣讲述了美索不达米亚国王吉尔伽美什在梦中接收到一个神圣的预言。先知梦也是《圣经》中的一个主题。


Pollinger很快就提到,美梦碑碣有“清晰的出处”——Greens家族从一个私人收藏那里购买了它,不过他并不记得是哪一个了。但根据Pollinger所说的,Rollston推测,美梦碑碣可能有一段拥有记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限制文物的销售之前。


但对于考古学家来说,Rollston说,出处意味着更多的东西:“我们想知道它是在某年某一天被某位考古学家在某个考古遗址发现的。”Magness解释说,如果没有这些背景,“那么考古文物将会失去几乎所有价值”。


在参观过程中,Pollinger承认,博物馆并未充分解决其展品的起源和出处问题。“我们发现把空气清理干净可能是件好事。”他说。Rollston对此表示赞同。但该博物馆已定于11月17日开馆,因此几乎没有时间进行修订。


“轻触”历史


与此同时,圣经博物馆还正处于另一场考古学的灾难中:伪造。它拥有大量的希伯来语、亚拉姆语和其他文本,这些文本是精明的伪造者的常见目标。尤其成问题的是,它收集了《死海古卷》的片段。


到2001年,学者们认为,来自挖掘和市场上的所有《死海卷》轴的片段都已发表。然而,2002年以来,包括Greens家族在内的一些收藏家又购买了新出现的大量片段。去年,圣经博物馆发表了13个片段,其中的编辑人员包括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Emanuel Tov,他曾带领发表最初的版本。到目前为止,这是该博物馆公布的所有藏品的唯一信息。


但该卷的另一名编辑、加拿大兰利西三一大学圣经学者Kipp Davis的结论是,该博物馆的13个片段中有6个或7个可能是赝品。


在历史楼层的中央是一个玻璃柜,上面印刻的字样是“万典之典”(《圣经》)。它将展示14个版本的《圣经》:犹太教、天主教和两本新教书籍,以及8个正统基督教派及亚述和撒玛利亚圣经。但该博物馆并未深入研究《圣经》许多变化的历史或意义。


这种谨慎的做法不太可能赢得学者们的心。但这与Trobisch对该博物馆的使命的描述框架相一致。“如果我们能为每个对《圣经》感兴趣的人提供一间安全的教室、一个安全的空间。”他说,“那么,我们就已经实现了任何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